2007年1月22日星期一

[星情] 他走了

吃完午餐,回公司的路途,接到爸爸的来电。
“二伯过身了,凌晨半夜,他走了。”
从电话的另一边,我看不见爸爸的表情,却可以感受他的哀伤。

犹记得一个月前,和二伯,大姑及家人到督亚冷一起用膳,吃大虾。没想到,这一餐是和二伯的最后一餐。人生无常,今天不知明天事,难怪有人今朝有酒今朝醉。很多人说从你一出生的那一刻,你的命运早已注定。我们必须依照属于自己的剧本,走完自己的一生,演完属于自己的那一场戏。

在二伯的丧礼,每个人的心情相信是沉重的。失去亲人的悲痛,是非笔墨能够形容的。天真无邪的小孩,在丧礼上奔奔跳跳的玩乐,根本不晓得这是怎么一回事。看见他们,令我回想起小时三伯丧礼上的我,好无知。小孩又怎么晓得生离死别是怎么一回事?

2007年的序篇,没想到是悲伤的。亲爱的二伯,您安息吧。希望您在极乐世界的那边,保佑我们。

1 条评论:

suayhwa 说...

虽然迟了些,但节哀顺便吧。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